纪念 | 农历九月初四 弘一法师圆寂纪念日——弘一法师的最后岁月
编辑:两车 日期:2020-10-20 18:44

image001.jpg

七十八年前的今天

(1942年的农历九月初四)

弘一大师在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示寂

大师右肋而卧 神态甚是安详

image002.jpg 

弘一大师生在秋天,也在秋天离去

63年的岁月像是一场演出

落幕只留下四个字

“悲欣交集”


  弘一法师(1880-1942),俗名李叔同,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祖籍浙江平湖,生于天津。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法师先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在出家前,他已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

  1918年农历七月十三大势至菩萨圣诞,法师于杭州虎跑寺剃度出家,法名演音,号弘一;同年农历九月,于杭州灵隐寺受具足戒。受具足戒后的弘一法师发愿弘扬律学,身体力行,持戒甚严:过午不食,每日只吃早午二餐;衣无过三件,寒冬亦如是;他遗下的一件百衲衣,有224个补丁,皆亲手自补。此外,弘一法师著有《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等律学著作,并创办南山律学院。二十五年的出家生涯,他的行踪有如浮云,遍及浙江、上海、青岛和闽南诸地,为弘佛法,生死置之度外;一息尚存,颠沛风雨如故。经过多年精诚庄严的自律苦修,呕心沥血的著述宣讲,弘一法师使传统断绝数百年的律宗得以复兴,他也被后人誉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弘一法师晚年多次病重,至少有三次交代后事:

  第一次,1931年春,弘一法师在温州染上恶性虐疾,重病中他就如何处理佛典、佛像及其余物品留下遗嘱,并注明“辛末四月,弘一书”。这年农历三月,弘一法师给刘质平遗嘱:“余命终后,凡追悼会、建塔及其他纪念之事,皆不可做。凡此种事与余无益,反失福也。倘能做一事业为余纪念者,乞将《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印二千册。” 

  第二次,1935年,弘一法师在泉州患了一生中第二次大病,开始是风湿性溃疡,而后手足俱溃烂,伴以高烧。他写了遗嘱给传贯法师:“我命终前,请你在布帐外助念佛号,命终后即以随身所穿之衣,外裹夹被,送到寺后山岩。三天后,有野兽来吃便好,否则就地焚化。化后再通知朋友,切不可提早通知。”

  而第三次,便是1942年10月大师圆寂,在圆寂前的数月时间里,弘一大师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人展示了一代高僧的精严修持和深切慈悲,为后人留下了一曲千古绝唱……

  1942年是法师生命中的最后一年,至少早在圆寂前的半年,他就已经预知时至,开始着手于离世时的种种安排。

五月初一

  弘一法师致书弟子龚天发(胜信),作最后的训言:

  胜信居士,与朽人同住一载。窃谓居士曾受不邪淫、不饮酒戒,今后当尽力护持。若犯此戒,非余之弟子也。余将西归矣,书此以为最后之训。

  壬午五月一日,晚晴弘一


六月

  福州罗铿端、陈士牧居士倡议修建怡山长庆寺(即福州西禅寺)放生池,将修建事迹写成草稿寄给弘一法师,请他撰写碑记。弘一法师润色加工草稿,并书写刊石,以表示对“放生”善举的支持。这是他最后的遗作。


八月十五

  弘一法师还在养老院讲《八大人觉经》以及《净土法要》。


八月廿三上午

  弘一法师为转道、转逢二老书写大柱联,下午就发起了高烧,但不顾病体,为晋江中学学生书写百余幅中堂。


八月廿八下午

  大师自写三纸遗嘱。其中一纸交给温陵养老院,作四点请求:

  请董事会修台(就是将过化亭部分破损的地方修复)。

  请董事会对老人开示净土法门。

  请董事会议定:住院老人至80岁,应举为名誉董事,不负责任。

  请董事会审定湘籍老人,因已衰老,自己虽乐为助理治圃责任,应改为庶务,以减轻其负担。

  二纸付妙莲,内容为:“余于未命终前、临命终时、既命终后,皆托妙莲师一人负责,他人无论何人,皆不得干预。”他在纸上盖上私印,并叮嘱妙莲,谢绝一切吊问。

image009.jpg

弘一大师圆寂处:泉州温陵安养院晚晴室

八月廿九下午五时

  弘一法师又向妙莲交代五件事:

  在已停止说话及呼吸短促、或神志昏迷之时,即须预备助念应需之物。

  当助念之时,须先附耳通知云:“我来助念”,然后助念,如未吉祥卧者,待改正吉祥卧后,再行助念。助念时诵《普贤行愿品赞》,乃至“所有十方世界中”等正文。末后再念“南无阿弥陀佛”十声(不敲木鱼,大声缓念)。再唱回向偈:“愿生西方净土中”,乃至“普利一切诸含识”。当在此诵经之际,若见余眼中流泪,此乃“悲欢交集”所感,非是他故,不可误会。

  察窗门有未关妥者,关妥锁起。

  入龛时如天气热者,待半日后即装龛,凉则可待二三日装龛。不必穿好衣服,只穿旧短裤,以遮下根则已。龛用养老院的,送承天寺焚化。

  待七日后再封龛门,然后焚化。遗骸分为两坛,一送承天寺普同塔,一送开元寺普同塔。在未装龛以前,不须移动,仍随旧安卧床上。如已装入龛,即须移居承天寺。去时将常用之小碗四个带去,填龛四脚,盛满以水,以免蚂蚁嗅味走上,致焚化时损害蚂蚁生命,应须谨慎。再则,既送化身窑后,汝须逐日将填龛小碗之水加满,为恐水干后,又引起蚂蚁嗅味上来故。

  弘一法师交代得如此细致入微,与其一贯的认真以及所修行的律宗有关。而其最后一再叮嘱不要伤及蚂蚁,又一次体现了这位大师的菩萨心肠。


九月初四(阳历10月13日)

  弘一大师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弥留之际,书“悲欣交集”四字,是为绝笔。

  临终前,弘一法师还将两封事先写好的遗书托妙莲转付性愿法师及性老法师。并将《遗书》附录“遗偈”二首,分别致生平友好夏丏尊及学生刘质平。遗偈是十几天之前就写好的,除开头称呼不一样外,内容一致。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