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中国佛教史略(下)
编辑:两车 日期:2020-10-19 14:14

image001.jpg

  提要

东汉、三国

  白马驮经,大法东来……


两晋、五胡十六国

  战乱频仍、颠沛流离之际,佛图澄以佛法感化执政者,救人无数;道安、慧远师徒两代为中国佛教的发展贡献良多;鸠摩罗什三藏则致力于佛典之翻译……


南北朝

  达摩祖师远来东土传化,传法于慧可,是为中国禅宗之始……


隋唐

  国家一统,政经稳定,宗教包容而有蓬勃发展。此时,大乘八宗皆已大成:禅(惠能)、净(善导)、律(道宣)、密(不空)、天台(智顗)、贤首(法藏)、唯识(玄奘)、三论(吉藏)。佛教开始融入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对中国的哲学、艺术、文学、民俗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五代十国

  各宗皆没落,唯禅宗一支开为五宗……

 

宋朝

  宋朝开始木版印刷大藏经,乃世界印刷史上大事。理学诸子如朱熹、二程等思想受佛法之影响甚巨,但其表面上却排斥佛法,一时儒子排佛成为风气……

 

元朝

  尊藏传佛教为国教,汉地诸家不振,唯禅宗、净土宗维持…… 

 

明朝

  佛、道、儒三者彼此互融。明末有紫柏、云栖、蕅益、憨山四大师致力于佛法之弘传……

 

清朝

  清政府将宗教与民间隔离,人民无从深入佛理、亲近高僧,佛法因而衰落……

 

民国

  民国初年高僧辈出,虚云和尚、谛闲法师、印光法师、来果禅师、圆瑛法师、太虚大师、弘一大师等精研教理、致力于佛教振兴与弘化。物质极度发展的西方国家,觉悟到精神层面须要提升,许多人迫切渴求学习佛法……

 

五代十国


  各宗衰落,唯禅宗一支寄迹山野,开创丛林,更加兴盛,开为五宗。

    因禅宗祖师们教导的方式、风格不同,逐渐衍伸出禅宗的五家。

    至北宋时,更自临济宗下开出黄龙、杨歧二宗,同前五家,即成五家七宗。

      欧阳修:“五代无人物。”王安石:“人才皆入禅门。”

  中国知识界,精神气魄最活跃的时代,第一自推战国诸子,第二便该轮到唐代禅门诸祖师。那是中国知识分子之又一新典型,值得后代仔细研摩,竭诚崇敬。直到宋代人还说:“儒门澹泊,豪杰多为方外收尽。”这是不错的。唐代第一流豪杰,全走进禅寺中去了。他们在文化思想上的贡献,较之同时门第在俗中人,在政治文艺诸方面的成绩,深刻伟大得多。

——钱穆《不世豪杰在禅门》

  会昌法难后,天台、唯识典籍亡失,高丽谛观大师应南方吴主之请,携天台典籍入华,著《四教仪》,天台宗始渐复兴。

  后周世宗排佛,亲自斧劈观音铜像。四年,帝胸发疮疽而死。宋太祖统一天下,复兴佛教。此为“三武一宗法难”之四。


宋朝

  中国第一部木板雕刻的佛教大藏经《开宝藏》

  宋朝开始木版印刷大藏经,是世界印刷史上的大事,并赐日本、高丽、西夏诸国,视为国宝珍藏。

      辽、金朝皆有帝王护佛,印刷“大藏经”。

  翻译方面,主导国家译经,恢复唐时之译场组织。

  佛教史学著述丰富:《传灯录》、《高僧传》、《佛组统纪》等。

  时有圆悟克勤著《碧岩录》,大慧宗杲倡“看话禅”,曹洞宗有宏智正觉倡“默照禅”,皆为禅门宗匠。

  宋明理学融合佛、道之哲理而发展出新的思想学派。理学诸子如二程、朱熹等思想受佛法之影响甚巨,但其表面上却排斥佛法,一时儒子排佛成为风气。


元朝

  忽必烈(元世祖)尊藏传佛教喇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八思巴为国师,依藏文创蒙古文。

  以藏传佛教为国教,甚至帝王登位也须喇嘛灌顶。

  藏地喇嘛特权,汉传佛教诸家不振,唯禅宗、净土宗维持。

  禅宗:丛林制度,自给自足。

  净土:简单平易,深入民间。

  耶律楚材影响之大,一时无两。

  从万松行秀,参究禅宗而深有体悟。

  成吉思汗(元太祖)、窝阔台(元太宗)之中书令,掌管军国大计。

  以佛法随机引导元主,使部份汉族民众及其文化免遭摧残之命运。


明朝

  国家对佛教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利弊兼有。

  建立中央集权的佛教统制机构。

  延续大藏经之印刷。

  明末国衰民荒,政府出售度牒以济国库,此卖牒制度,使丛林成为不顺之民藏身之所,故僧众素质良莠不齐。

  一般信仰但求现世利益,只知祈福、经忏,不求更解佛法究竟义理。

  佛教本身的发展也出现了佛、道、儒三者彼此互融的趋势。

  万历朝时,佛法复兴,明末四大师先后出现于世,提振诸宗,弘化各地,对后世佛教影响深远。

  云栖袾宏:提倡禅净一如,乃至佛、道、儒三教融和。

  憨山德清:中兴六祖曹溪道场,著《中庸直解》、《老子解》等,从佛教观点解释儒道典籍。

  紫柏真可:明末禅宗大师。印方册藏经《嘉兴藏》(方册即是线装),便于流通阅读。

  蕅益智旭:“禅为佛心,教为佛语,律为佛行,具备此三者,始为完全之佛教。”

  明季垂中,诸宗悉衰。万历以来,勃然蔚兴。贤首则莲池、雪浪,大振圆宗。天台则幽溪、蕅益,力宏观道。禅宗幻有下四人,而天童、磬山,法遍天下。洞下则寿昌、博山,代有高人。律宗则慧云中兴,实为优波;见月继踵,原是迦叶。而妙峰、紫柏、莲池、憨山、蕅益,尤为出类拔萃,末法所不多见。虽不及唐宋盛时,亦可谓佛日重辉矣。

——印光法师《与佛学报馆书》


清朝

  清朝前期历代皇帝对佛教均有提倡。

  顺治:拜玉琳禅师为国师,著《顺治皇帝赞僧歌》。

  顺治皇帝赞僧歌

  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

  黄金白玉非为贵,惟有袈裟披最难!

  朕为大地山河主,忧国忧民事转烦,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

  来时糊涂去时迷,空在人间走一回。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胧又是谁?

  不如不来亦不去,也无欢喜也无悲。

  悲欢离合多劳意,何日清闲谁得知?

  若能了达僧家事,从此回头不算迟。

  世间难比出家人,无牵无挂得安宜。

  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穿百衲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逍遥佛殿任君嘻。

  莫道僧家容易做,皆因屡世种菩提。

  虽然不是真罗汉,也搭如来三顶衣。

  兔走鸟飞东复西,为人切莫用心机,

  百年世事三更梦,万里江山一局棋!

  禹尊九洲汤伐夏,秦吞六国汉登基,

  古来多少英雄汉,南北山头卧土泥!

  黄袍换却紫袈裟,只为当初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缘何落在帝皇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战几时休?

  朕今撒手归山去,管你万代与千秋。

  雍正:本人用功开悟,首创禅七之制,评点禅宗诸祖,制《御选语录》、《拣魔辨异录》等;刻大藏经,至乾隆时完成,称为龙藏。

  乾隆:完成龙藏,经板为中国历代仅存之大藏经版本,现为国宝级文物。

  清政府让宗教与民间隔离,人民无从深入佛理、亲近高僧大德,佛法因而衰落。

  清末中国内乱不止,如太平天国之乱,太平军所到之处毁寺杀僧,严重摧残江南佛教。


近代

  杨仁山居士自日本取回中土散失经典,成立金陵刻经处,大量刻印流通,于振兴近代佛教,功不可没。

  民国初年高僧辈出,或禅宗、或净土、或改革、或保守,皆为佛教的复兴做出了巨大贡献。

  虚云和尚:身系禅宗五家法脉,修复云南鸡足山,福建鼓山,广东南华、云门,江西云居等祖师道场,其余大小名刹数十处。门下弟子众多,为新中国佛教的发展储备了大量人才。

  谛闲法师:专研天台,为近代天台宗名家,成立观宗学社,悉心培养讲经人才。

  印光法师:专弘念佛法门,自号“继庐行者”,以庐山慧远为表率。以书信及文章广泛化导,利益广大,受《印光法师文钞》感化而学习佛法、修持净土者不可胜数。

  来果禅师:整治丛林规矩,制定高旻规约,苦心维持宗门道场。

  圆瑛法师:领导中国佛教会,精研教理,尤擅《楞严》,被誉为“楞严独步”。

  弘一律师:以艺术大家身份毅然出家,毕生精研戒法,誓护南山律宗,圆寂后被尊为南山律宗第十一祖。

  太虚大师:致力佛教改革,创立现代佛学院制度,首倡“人生佛教”,既维护汉传佛教传统,又开启了佛教与现代社会的融合之路。

  日本《大正藏》为现今世界大藏经之标准,然其中仍不免错漏,且日式标点于国人阅读颇为不易。

  物质极度发展的西方国家,觉悟到精神层面须要提升,许多人迫切渴求学习佛法。

  美国华人僧侣,向洋人弘法者甚少,以致于欧美人士所认知之佛法,多为西藏密教、日本禅宗,以及南传佛教。对中国博大精深之佛教传统,所知极为有限。

  西洋人面对众说纷云的各新兴宗教,邪正难分,不知所从。佛经西译,数量渐多,大部份为外国人所译,因未有实证修持,故质量堪虑,多有错解。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