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护生|丰子恺的护生情怀(三)
编辑:王华 日期:2020-04-08 14:43

   丰子恺是一位艺术家,也有着丰富的艺术思想。受其护生情怀影响,他的艺术论颇具特色。他对何为艺术有一个宽泛的定义:“宇宙是一大艺术。……那末这个‘我’怎样呢?自然不是独立存在的小我,应该融入于宇宙全体的大我中,以造成这一大艺术。”



  “‘生活’是大艺术品。绘画与音乐是小艺术品,是生活的大艺术品的副产物。故必有艺术的生活者,方得有真的艺术的作品。”



  “艺术的生活者”,即是视物我为一体者。有了这种心境和眼光,才能见出世界的庄严灿烂;此时感激欣喜地将它描在画布上,便成就了一种叫做绘画的艺术。没有这种高远的精神境界,创作出来的作品就格调不高。“大艺术品”“小艺术品”的说法体现出“艺术的生活”相对于具体门类艺术的优位性。



  丰子恺断言:“‘万物一体’是最高的艺术论。“ 既然万物一体是最高的艺术论,那么反推回去,只要某人体验到万物一体,即便他不是什么画家、音乐家、诗人,他也是艺术家,而且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艺术以仁为本,艺术家必为仁者”,“所以‘艺术家’不限于画家,诗人,音乐等人。广义地说,胸怀芬芳悱恻,以全人类为心的大人格者,即使不画一笔,不吟一字,不唱一句,正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丰子恺正是这样的艺术家。朱光潜先生评价道:“子恺从顶至踵是一个艺术家,他的胸襟,他的言动笑貌,全都是艺术的。”而其尊师弘一法师虽然出家当了和尚,不再从事书画、篆刻、音乐、话剧等艺事,但由于他具广大慈悲之心,视物我为一体,因而依然是广义上的艺术家。



  丰子恺又把当时传入的西方移情说解释成万物一体:“所谓拟人化,所谓感情移入,便是把世间一切现象看作与人同类平等的生物。便是把同情心范围扩大,推心置腹,及于一切被造物。这不但是‘恩及禽兽’而已,正是‘万物一体’的大思想。”在他看来,能在对象中发现生命,就是审美的态度,就是艺术的生活:“所谓美的态度,即在对象中发见生命的态度,即‘纯观照’的态度。这就是沉潜于对象中的‘主客合一’的境地,即前述的‘无我’‘物我一体’的境地,亦即‘感情移入’的境地。”



  丰子恺把艺术看成是“和平幸福之母”。其友广洽法师称《护生画集》以艺术为方便,人道主义为宗趣。的确如此,丰氏不喜作纯粹的风景画或静物画,而主张画作应反映人生情味或社会问题。俞平伯曾致信丰氏谈了自己的观感:“一片的落花都有人间味,那便是我看了《子恺漫画》所感。”



  读丰子恺漫画,有时会让我们悠然物外,有时则以触目惊心的方式促使我们对自己的心灵进行拷问。与这种艺术功能论类似,丰子恺认为,艺术教育并不是为了培养艺术家,比如,学校开设图画课不是要培养画家,开设音乐课不是要培养音乐家,而是“以养成其美的感情,使受用于其生活上”。他曾套用孔子“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的口吻说:“艺术云艺术云,描画唱歌云乎哉?”这是因为,职业的画家、音乐家只是“小艺术家”,丰子恺则主张做一位“大艺术家”,把自己的人生乃至整个世界雕琢成一件大艺术品。
                                【待续】
 


撰文|汪韶军
责编|妙莲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