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 | 五家七宗——临济宗
编辑:西行者 日期:2020-08-03 16:19

640.jpeg


  临济宗是继沩仰宗之后而成立的一个宗派,由于此宗的开创者义玄禅师,在河北镇州(今河北省正定县)临济院,举扬一家宗风,后世称为临济宗。


  临济义玄禅师是曹州(今山东荷泽)南华人,俗姓邢,幼怀出家之志。出家受戒之后,深慕禅宗,先参黄檗希运,不久,又参礼睦州陈尊宿,高安大愚禅师,后来又回到黄檗身边,得黄檗印可。唐宣宗大中八年(854),义玄住镇州临济院设三玄三要、四料简等禅法接化徒众,以机锋峭峻著称当世,遂成临济宗。中唐以后,此宗门风兴隆,蔚成一大宗派。


  临济义玄禅师简介


  镇州(今河北正定)临济义玄禅师,黄檗希运禅师之法嗣,俗姓邢,曹州(治所在今山东荷泽)南华人。临济禅师“幼而颖异,长以孝闻”;有出尘志。出家受具(具足戒)后,一度居于讲肆,听习毗尼,博研经论。后慕禅宗,乃投黄檗禅师会下参学。临济禅师修行精进,不惮辛苦,志行纯一,深为同门师兄弟们所敬重。当时,睦州陈尊宿亦在黄檗禅师座下,充当自座和尚。


  一天,睦州问临济禅师:“上座在此多少时?”


  临济禅师道:“三年。”


  睦州又问:“曾参问否?”


  临济禅师道:“不曾参问,不知问个甚么?”


  睦州道:“何不问堂头和尚,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


  在睦州的鼓动下,临济禅师于是前去问黄檗禅师:“如何是佛法的大意?”


  话还没有问完,黄檗禅师早已一拄杖打过来。


  临济禅师莫名其妙地败下阵来。


  睦州见临济禅师垂头丧气的样子,便问:“问话作么生?”


  临济禅师道:“某甲问声未绝,和尚便打,某甲不会。”


  睦州道:“但更去问。”


  于是,临济禅师又去问,黄檗禅师举杖又打。


  就这样,临济禅师三度发问,三度遭打,实在是绝望极了。


  于是他告诉睦州道:“早承激劝问法,累蒙和尚赐棒,自恨障缘,不领深旨。今且辞去。”


  睦州觉得他辞去,挺可惜的,便说道:“汝若去,须辞和尚了去。”

  临济禅师于是礼拜睦州而退,准备第二天拜辞黄檗禅师。


  睦州于是事先来到黄檗禅师那儿,说道:“问话上座,虽是后生,却甚奇特。若来辞,方便接伊。已后(以后)为一株大树,覆荫天下人去在。”


  第二天,临济禅师来礼辞黄檗禅师。


  黄檗禅师于是指点他说:“不须他去,只往高安(今江西境内)滩头参大愚(归宗智常禅师之法嗣),必为汝说。”


  于是临济禅师来到大愚禅师坐下。


  大愚禅师问:“甚处来?”


  临济禅师道:“黄檗来。”


  大愚禅师又问:“黄檗有何言句?”


  临济禅师道:“某甲三度问佛法的大意,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过无过?”


  大愚禅师道:“黄檗与么(这么)老婆心切,为汝得彻困(亦作“彻悃”,诚恳慈悲至极),更来这里问有过无过?”


  临济禅师一听,言下大悟,惊喜道:“元来(原来)黄檗佛法无多子!”


  大愚禅师一把揪住他,问道:“这尿床鬼子,适来道有过无过,如今却道黄檗佛法无多子。你见个甚么道理?速道!速道!”


  临济禅师便向大愚禅师的肋下筑了三拳。


  大愚禅师推开临济禅师,说道:“汝师黄檗,非干我事。”


  临济禅师于是辞别大愚禅师,重新回到黄檗山。


  黄檗禅师一见,便问:“这汉来来去去,有甚了期!”


  临济禅师道:“只为老婆心切。”


  临济禅师将趁便代办的事务交待完毕之后,又重新侍立在黄檗禅师身边。


  黄檗禅师问:“甚么去来?”


  临济禅师道:“昨蒙和尚慈旨,令参大愚去来。”


  黄檗禅师道:“大愚有何言句?”


  临济禅师便把自己参大愚禅师之经过告诉了黄檗禅师。


  黄檗禅师道:“大愚老汉饶舌,待来,痛与一顿。”


  临济禅师道:“说甚待来,即今便打。”


  说完,便用巴掌打黄檗禅师。


  黄檗禅师道:“这风(疯)颠汉来这里捋虎须!”


  临济禅师大喝一声。


  黄檗禅师便唤侍者,说道:“引这风颠汉参堂去。”


  临济禅师悟道后,并没有立即去住山,而是继续留在黄檗禅师身边请益。在黄檗禅师的不断钳锤之下,临济禅师的证悟终于进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后成为禅门中最大的一个宗派——临济宗的宗祖,开法于镇州。今河北正定临济寺即是他当年开法接众之道场。


  临济禅师接众,素以喝著称,在他的接引之下,开悟者不可胜数,得法并行化一方的著名弟子有二十余人。除了用喝之外,临济禅师还有三玄、三要、四句等方便设施,以接引不同来机。他的上堂和示众法语,更是深入浅出,直指人心,千百年来一直被视禅门瑰宝,可作为修禅的入门指南。学佛者,不论修何法门,欲树立正知正见,临济禅师的语录不可不看。


  临济禅师圆寂于咸通八年(公元867年),谥慧照禅师。临入寂灭时,曾说传法偈云:


  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

  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




  义玄门下学徒云集,他常以棒喝接引学人,他说:“有时一喝如金刚宝王剑,有时一喝如踞地狮子,有时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时一喝不作喝用。汝作么生会?”僧拟议,师便喝。


  在接引学人方法上,临济宗经常以“四宾主”“四料简”“三玄三要”和“四照用”作为本宗经常使用的传教方法,单刀直入,机锋峻烈,卷舒纵擒,活泼自在。


  “四宾主” 乃通过师生(或宾主)间答之方法,衡量双方悟境之深浅。“四料简”“四照用”则是针对悟境程度(对我、法之态度)不同的参学者进行说教之方式。从义玄用棒喝,到宗果提倡看话(公案,即禅祖语录),皆以迅速手段或警句使学人省悟。其机锋锐利,与曹洞宗之“默照暗推”迥异,故颇受武人、俗士所好,将士、政客等亦多参此宗禅法。临济宗以禅风自由,深受习禅者喜爱,至清代而成为我国禅宗之主流。


  临济宗风如铁锤击石,现火光闪闪之机用,似五雷轰顶,震裂心胆,犹若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或语言,行棒行喝,呵佛骂祖,剿绝情识,猛烈痛快,照用并行,使学者忽然省悟,为其独具之特色。


  自古有“临济将军,曹洞士民”之称。据《五家宗旨纂要》说:临济家风,全机大用,棒喝齐施,虎骤龙奔,星驰电掣。负冲天意气,用格外提持。卷舒纵擒,杀活自在。扫除情见,窘脱廉纤。以无位真人为宗,或棒或喝,或竖拂明之。


  五祖法演禅师说:“五逆五雷之喝”,即指一喝之下,头脑破裂,如五逆罪人,为五雷所裂。其禅法之竣烈可知。在接引学人方法上,凡有僧问,即喝破,或擒住,拓开等。其接化之热烈辛辣,五家中罕见其比。如《归心录》说:临济家风,白拈手段,势如山前,机似电卷。


  总起来说,临济宗接人的方法,单刀直入,机锋竣烈,对学人情绝见,使其省悟。临济宗流传最广,是同它所具备的这些特点分不开的在禅宗所有宗派中,临济宗可谓枝繁叶茂,到北宋时期,又分出黄龙、杨歧二派,其法脉延续直至当代仍不绝如缕。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