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泉法师:文化是人间佛教的实践方式之一


   四月初八是释迦牟尼诞生的日子,这个日子在香港已经成为了公众节日,但是在内地知道的人还不多,通过这次活动,能让更多人认识这一特别有纪念意义的节日。同时,杭州在历史上被称为“东南佛国”,也应该在这里体现出更多的佛教文化。

  现在社会上做慈善的很多,应该利用佛教自身的一些特点、优势来参与到社会慈善事业当中。托钵行脚的是释迦摩尼住世时的一种弘法方式,蕴涵着深远的意义。每年杭州的托钵行脚活动不仅向社会捐赠了财物,更向人们倡导一种广中福田的理念,这就是一种传承与发扬。

  同时,佛教在当今社会的发展应该借助于一种文化的力量。因为文化相对于宗教而言,涵盖面积大,辐射范围广,对人们生活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影响。佛教可以通过文化的形式更好地融入到整个社会当中。“提倡人间佛教,文化也是人间佛教的一种方式。”

  托钵行脚的时代意义

  当今社会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弘扬佛法,对于现代化的弘法手段,无可置疑,无可厚非,但同时也不能够抛弃传统,传统的东西是基础,如果把传统全部丢弃的话,新的东西也不一定能够站得住脚,必须要有一个内涵,有一个传承在里面。传统的已经经过几千年的发展,被人们所认同,这些传统的东西应该让它发扬。作为佛教来说,它也是一个传承两千年的宗教,我们觉得现在应该到了一个回归的时候,回归真正的佛教。不一定要回归到老的形式,但思想基础要建立在这种传统的基础之上,如果完全用了现代化的理念,是一种先进的,但是同时也把自己庸俗化了,所以在洪潮当中,应该有自己的原则的东西,也就是传统的一些教义,传统的一些规制,这些都是需要要保存下来的,只有在坚持传统的时候,我们才能更进一步去开拓,去进步。

  所以说把传统全部抛弃的话,佛教存在于否其实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所以就应该在保持传统,发扬传统的基础上能跟得上时代的脚步更好地前进。

  如何通过托钵行脚这一活动使佛教更加贴近社会生活,让这种古老的生活方式焕发出新的时代光芒?

   “慈悲”是这一活动的主题,面对灾难四起、道德滑坡、人心不安的今天,为“慈悲”精神尤为重要。希望托钵行脚活动能够向更多的人传播佛教的慈悲与智慧,从“心”开始,顺逆因缘,调化人们的不安、恐惧、沮丧、气馁、怨怼,甚至对社会的失望及仇恨,冷静勇敢地面对这些人类无法避免的共业。

  人们祈求幸福平安,而供养佛、法、僧三宝,就会像种田一样会获得相应的福报,这就叫“种福田”。《增一阿含经•卷一》一云: 能施众僧者,获福不可预计。托钵行脚让人们把善种子种到福田里,尤其让很多没有佛教信仰的人也能有缘接触、体会到佛教的“慈善”。除此之外,托钵行脚是一种对治贡高我慢的修行方法,尤其是在寺院贵族化渐起的今天更具有现实意义。

  在金融危机这个环境下,佛教界应该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社会,奉献社会,托钵活动就是通过我们佛教界的力量,来推动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佛教界可以在当今社会中去做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就是发挥我们在这个社会当中的一些应有的作用,为和谐社会营造氛围。“和谐”这一主题是社会各界都认同,都提倡的,所以作为佛教界,更应该利用自己的教义和行动来促进整个社会的和谐。这一系列的活动,能够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就是为了和谐,和谐就是为了更的发展。

  佛教的发展也要借助文化的力量

  佛教在当今社会的发展应该借助于一种文化的力量。因为文化相对于宗教而言,涵盖面积大,辐射范围广,对人们生活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影响。佛教可以通过文化的形式更好地融入到整个社会当中。“提倡人间佛教,文化也是人间佛教的一种方式。”

  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佛教也需要适应社会进行改变。但具体怎么改,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一个时代课题,需要大家共同去探索。对于杭州佛教,应该从文化的角度去发展。因为我国有着丰富的佛教历史文化资源,而每个地方的佛教又有自己的特色,发展地方佛教不应该“千佛一面”,应该结合自身的文化底蕴,去挖掘、阐释、发扬。

  杭州有着得天独厚的佛教文化资源,这也奠定了杭州佛教文化发展的基础。近几年杭州佛教界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如组织了多场有社会各界参与的围棋活动,将禅与茶融于一味的“禅•茶•乐”活动和云林茶会,2010年4月底杭州佛学院学僧应邀在柬埔寨吴哥古迹巴扬庙内为万名观众献上佛教梵呗,10月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