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禅修天地
more历代高僧

托钵生活的要义——明海法师

2011年05月29日

(2007年7月25日上午于文殊阁)

各位比丘、各位沙弥、各位营员:

今天上午的活动是上街托钵。托钵以前我们在这里先就出家人托钵乞食的有些内涵给大家介绍一下。释迦牟尼佛出世说法之后,就有很多的人跟随他出家修道。他们放弃了世俗的生活方式,在僧团里修行生活。出家比丘bhiksu,这个词有三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就是怖魔,恐怖的怖,因为你出家修行使魔感到害怕;第二是破恶,出家修行就是破除我们身心的恶法;第三个意思就是乞士(乞讨的乞,战士的士)。所以比丘的本意就是以乞食滋养色身的人,这是比丘的本意。沙弥依比丘僧团而住,其生活方式相同。所以乞食是出家人的本分事,是出家人的正命。这跟世俗的人的价值观正好相反。世俗的人要通过自己的生产、劳动各种营生去谋取衣食,出家人如果依佛陀的戒律,严格地说,出家人如果也去做种种的营生,去买卖,去像世俗人一样去谋取利益,那么就是邪逆。而出家人的托钵乞食呢,是他的本分,是他正当的生活方式。不过这个传统从印度传到中国来,受到了中国文化环境和自然环境的挑战。中国文化环境里面,乞讨是一件低贱的事。中国汉地它的土壤和它的气候也不大利于托钵乞食,因为很多地方春夏秋冬,秋冬之季气候冷,托着食物回来吃也不可能,会凉。印度在东南亚,因为天气炎热,所以为乞食创造了好的条件。佛陀比丘托钵乞食的制度,在汉地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来逐渐被调整适应了中国的国情。但是,作为出家比丘来说,不要忘记这个本分。那么这个本分在佛教的修行里有什么意义呢?佛经里讲,如来制定比丘出家乞食有三个意思。第一个,是对治我们对口味的贪着,对食物美味的贪着;第二个,要破除我们的傲慢心,当我们的食物完全依赖于他人的时候,我们自然会把心中的傲慢降服;第三个,培养我们的慈悲心和平等心,在街上托钵乞食的时候,不问贫富贵贱,次第而乞。出家的比丘是一个极特殊的,以我们的社会整体来说,是一个极特殊的社会阶层,是一个极特殊的社会工作。那么这个阶层,这个工作的人,除了以佛法自我修行,自我净化之外,同时也以自己的言传身教,为世间的人树立道德的楷模,精神的依怙,净化心灵的镜子。从这个意义上说,出家比丘是佛的代表,是佛法的代表。在这个意义上说,出家比丘也是社会大众修福的对象、福田。因此,他们接受社会大众衣食的供养和恭敬礼拜。可以这样讲,这样的社会工作,是高难度的社会工作,它极容易让人生起傲慢,也容易让人腐化堕落的。我们知道西藏的小活佛,活佛转世的制度,小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种种的供养恭敬礼拜所包围。大家想一想,一个普通人的心性,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扭曲,会膨胀,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出家比丘在这个意义上和从小被恭敬被礼拜围绕的小活佛是一样的,他在人们心中是神圣的,是一个符号,是个神圣的符号。可是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出家比丘绝大多数也是凡夫啊。本来我们是一个凡夫,一下子进入这样一个神圣的符号角色,如何保证我们不堕落、不傲慢、不腐化?所以释迦牟尼佛给出家人制定了乞食,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方便法门。当我们的食物今天吃了明天没有保障的时候,这一方面会强化我们的心力,另外一方面也降伏我们的傲慢心。所以,在社会大众跟前,比丘都会变得谦虚。同时,如我前面所说,因为食物,就是我们要维系色身最重要的物质保证,今天吃了不知道明天的在哪里,那么这样的一种生存状态是什么状态呢?是一种极不确定的状态。当一个人置身于生存的极不确定的状态的时候,这是一个极大的压力。这个极大的压力,要么会使他焦躁不安,要么就会使他全体放下,把自己一切交给因缘。其实,乞食是强化出家人内心的独立性、内心的心力、内心的放下的最直接的法门。所有的众生都有自我保护的本能,自我维持延续的本能,因此所有的众生在内心中都有关于自己未来安排的心,安排吃安排住在哪里。那么出家人的生存呢,是置身于没有安排的境界,没有安排,不知道。所以这种局面,这种处境,就会极大地强化出家人的独立性。那么从现象看正好是一个相反的结果。从现象上看,出家人的生活依赖于在家人,那是依赖性,怎么会是独立性呢?彻底的依赖性,彻底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是内心的彻底的独立。因为我们只有一天的体验,所以这种感觉会体验不到。不过出家师父里面,包括我们的寺院有许多师父,不攒钱,寺院里发给他们的零花钱他们也不要,这种修行呢,接近我前面说的乞食。因为我们关于我们的未来心里都拿不准,平时我们的一些反应就是像攒钱啊,买房子啊,准备这个那个,这是一个本能的反应。但是,有些师父们他也不积蓄钱财,对自己不做任何安排和储备,所以在这种行持下呢,他们会有体验。这种体验恰恰是无忧,没有忧,然后无所畏惧。

关于乞食,我们要以今天来透视。除了前面我说的这几点,从修行的意义上讲,从一个管理学的意义,管理学来看,它是释迦牟尼佛处理僧团和社会关系的一个重要的措施。僧团在社会上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担当着特殊的责任。那么怎样保证僧团的纯洁,和它相对的封闭性,相对的封闭性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不要让所有的人,不要让那些没有条件的人也进入僧团来。所以,当僧团的生存置身于人类生活的明点,人类生活最极限的时候,这就让有一些动机不一定纯正的人呢,就会离开这个圈子。同时,另外一方面,乞食也能保证僧团每一天都能跟社会发生接触,在第一时间感知社会大众的疾苦。因为他钵中的饮食,让他知道人民的生活。在乞食中,比丘虽然也有机会和信众,和社会大众发生最直接的接触,因此比丘虽然远离了世俗的生活,但是他们的衣食住行来源于大众,所以这种思想和感情上,他们不会脱离社会,不会脱离人民,不会忘本。他们从修行的外在要求上,是极其远离世俗生活的,而同时在内心呢,又是完全向社会大众开放的,这是一个高度的辩证,高度的辩证法。就是它在外在的形式是远离社会大众的,但是在内心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大众,向大众开放,跟大众发生血肉的联系。比丘也通过每天的乞食,通过他外在的威仪,他的举止行为,将他修行的内在成果展现出来,和大众分享。当然,比丘除了通过外在的威仪和大众分享佛法之外,同时在佛陀的时代,比丘乞食的时候也会在这过程中,给信众简短说法,开示他们,开启他们心中的疑惑,帮助他们,安慰他们,抚慰他们的心灵。这是乞食从社会层面来讲的一层意义。今天的时代,众生的问题在于过多的贪求,过多的营求,为自己谋求占有过多的物质。所以,比丘能够将乞食的精神内涵展现出来,那么对社会大众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在佛经里面讲了,菩萨为了成就十种法而乞食。第一,为摄受诸有情故。菩萨在乞食中和有情众生发生接触,摄受,和他们结缘;第二,为次第故。乞食培养菩萨的平等心,他不论贫富次第而乞;第三,为不疲厌故。一天一天的这样乞,不疲倦,培养他的耐心;第四,为知足故。那么不论乞到什么食物,不可以挑拣,培养知足心;第五,为分布故。比丘乞食分成四份,只有一份是自己的,一份要分给其他的同修,一份要布施给鬼神,一份要分给其他贫穷的人;第六,乞食战胜我们口味的贪着。口味的贪欲也是人类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项;第七,为知量故。培养菩萨知足的心态;第八,在乞食中,因为菩萨要收摄六根,所以修行的各种善法会显现;第九,菩萨在乞食中,为众生播种善根,提供了方便;第十,在乞食中,降伏我们的傲慢心,降伏我们对食物的贪着,对布施的人的分别,由此对治我们的我执。这个是佛经里所说,菩萨以十种法而乞食。

关于乞食,我本人的研究很肤浅,所以给你们简单地讲这几点。乞食的时候,我们用的钵叫应量器,这个名字要弄清,钵是个外来词,是个音译词,梵文是Pātra(波多罗)。它的意思叫应量器,这个应量器意思包括两方面,一个是应自己的量,一个是应法的量。应食物和法两层意思。在佛经里,戒律里也有讲托钵的姿势。托钵的姿势是用左手托住它,右手护着。但是,考虑到今天你们诸位的钵都小,像我这么大的钵,这个动做是好作,你们的钵太小了,这样抱着太不相称。我们就统一一个姿势,都这样用两只手捧着,就好了。在托钵的过程中也有讲,戒律里面也有讲,你不要东张西望。在我们行进的过程中,你们也不要跟布施的人说东道西,拉拉扯扯地说。我们就是慢慢地走,他往里面放,他往里面不放,你都不要起这个欢喜和不欢喜的心,不要有心绪的波动。所以在我们的戒律里有这样的话,比丘入村落托钵的时候,像蜂采蜜一样,但取其味去,不坏色与香。我们从世间托钵走过,只是得到食物,其他的任何东西,不留下影像,就是这样一个要求,大概就是这样。

我去年有机会去缅甸,带一些居士去缅甸。我们有一天早上,从仰光坐轿车向缅甸北部走的时候,那天因为赶路,起得很早,车开到一个地方,天刚擦亮的时候,我回头时突然注意到路边上有一队比丘,缅甸的比丘。他们光着脚,托着钵,在行进,非常的安静,只能听到袈裟的那种沙沙的声音,让我们非常感动。于是,我们赶紧在他们的前面停下,我让那些信众们去供养他们。一般托钵供养的时候,往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前面的人得到的多,后面的人得到的少或者得到的慢,也是考验你们心念的一个机会。因为布施的时候,都是从前面迎面来,所以头几个人可能得到的多,后面的人呢,可能到他那里的时候就减弱了,所以这也是一个考验。现在,在缅甸在泰国这些国家,托钵的传统基本上保留了下来。我说基本上,也就是说有很多寺院也开始在调整做法,是不是也可以说这是佛法衰弱的一个迹象。

今天我们出去是分三队。我们在托钵的时候,会有服务人员跟随我们,因为很多信徒给我们很多的吃的喝的东西,走几步可能就满了,所以会有人做后勤工作。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