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禅修天地
more历代高僧

 

这一刻是如此感动人心

2011年05月29日


穷寻胜境又一年,参访名师广见闻


炉香乍爇,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


戴斗笠,披衲衣,手捧钵,我是天涯一衲子


芒鞋踏遍红尘路,不为人间别绪牵


今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本师释迦牟尼佛诞辰2555周年的纪念日。

为继承佛教优良传统,发扬慈悲济世精神,净化社会人心,祈福世界和平,杭州市佛教协会暨市属各大寺院、佛学院隆重举行2011“东南佛国·杭州”托钵行脚——福慧行大型慈善活动。

 


杭州佛教协会会长、杭州灵隐寺监院光泉法师总结了托钵行脚活动的四重重大意义

 

杭州佛教协会会长、杭州灵隐寺住持光泉法师在最后开示中总结了2011慈善托钵行脚活动的四重重大意义:一是传播佛法的般若智慧,通过托钵行脚活动使大家有机会亲近三宝,让施主有机会修习善业,让更多人有机缘护持佛法、种植福田。二是把佛教的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展示新时代出家人风貌;三是将佛法的慈悲精神,在生活中实践,并普及于社会;四是把感恩的心,转化为投身于慈悲慈善的实际行动,关怀众生、回馈社会。此次托行脚活动所得善款,我们将专款专用,全部用于慈善事业。

 

据悉,此次杭州佛教界托体行脚历经3个多小时。

 

托钵行脚源自2500多年前的印度佛教传统



衲衣随风沾雨露,禅心如月照衣裾


托钵行脚源自2500多年前的印度佛教传统,当时释迦牟尼成佛后,跟随他修行的弟子很多,但是佛陀和他的弟子们始终实践着“日中一食,树下一宿”的生活,所以他们居无定所,到处行脚,乞食度日。

为恪守佛制,效法古德,再现佛陀时期僧团的生活状态,使更多信众了解佛教,亲近三宝,利益众生,增长福德。 

今天上午8:30许,郁郁葱葱的天竺路上比平日多了一幅独特的风景。

杭州市佛教协会所属的灵隐寺、净慈寺、永福寺、法喜寺、法镜寺、法净寺、灵顺寺、径山寺等寺院及杭州佛学院的近300名行脚僧,头戴斗笠,身披衲衣,手捧钵,踏着稳健而安详的步伐,从上天竺法喜讲寺出发,沿天竺香市,经中天竺法净禅寺、下天竺法镜寺至灵隐寺,将佛陀的慈心悲愿带出丛林,走入人群。

双手合十,深深顶礼我敬仰的法师们

 


相逢何必问师宗,南北伽蓝都在胸


喜欢参加法会,喜欢去寺院。

除了喜欢寺院的清净能够给予自己无穷的力量和愉悦的心境外,更为了和法师们亲近,能够学到经典上学不到的知识。

因为拍摄在天竺路上三步一拜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老菩萨,赶到上天竺法喜寺好像有点迟了。

看到戴着红色的“纠察”袖套的杭州法净寺纯朴法师,好像有点见了亲人一般。

纯朴法师原是海宁荐福禅寺的法师。记得4年前我在海宁荐福禅寺皈依时,我的师父——海宁荐福禅寺住持释学彻还殷殷教导其如何精进修学。现在纯朴法师长大许多,记得2月我刚刚去杭州佛学院青年学佛班学习时,纯朴法师见了我很是惊喜……

在法喜寺斋堂门口,遇见了背着相机的顿朗法师。

斋堂一片寂静。
我有些怯怯地问顿朗法师:“可以进去拍吗?”
“你赶紧进去吧。”

2003年10月,因为个业和共业所感,我丢失了苦苦努力来的记者证,从此也踏上了寻寻觅觅的菩提路。
虽然一路走得艰辛,但一片光明。


且作一身行万里,衲衣蓑笠莫徘徊

 

斋堂内法师们已经静静地坐着了,他们穿着灰色海青,披着咖啡色七衣,手托深黑色钵盂,桌子上整齐地放着竹编斗笠。

依稀记得去年也是佛圣诞日慈善托钵活动,在斋堂里坐的有您,还有您。

如今您们杳无音信。

您们还好吗?还走在菩提路上吗?

走在托钵队伍最前面的还是杭州佛协会副会长定本方丈,定本法师手持锡杖一出法喜寺山门,就被热情、虔诚的信徒们团团围住了,举步维艰……

 


顶礼戒法法师

天竺路一带商铺密布、香客云集,然而无论是骄阳下还是绿荫中,喧闹处还是清幽处,法师们永远是神情安详,步伐稳健,双手持钵,神态端然。

托钵队伍中年轻的法师比比皆是,他们的脸上显得与年龄不相符合的肃穆的神情(这样的神情我在其他我熟悉的法师,如戒法法师的脸上也能读到),令人不由得肃然起敬,心生感动。

 


宗淼法师如阳光一般一样的微笑

“阿弥陀佛,祝福慧增长,吉祥自在。”杭州佛学院宗淼法师是一脸阳光般的微笑,和温馨的言语。

到了中天竺法净禅寺时,居士们更是将钱和好吃的水果,放入宗淼法师的钵里。

我忽然发现宗淼法师就像给童鞋们上《净土宗教程》也是这样以真诚的妙语,以平易近人的方式摄受众生。



“以身作则前进的”则前法师


在天竺路快到灵隐寺时,忽然很醒目地发现在布施的人群中有一位法师。法师将纸币一张张放在托钵的法师们的钵中。

“请教法师,法师也要供养法师吗?”我有些好奇地问。这位“以身作则前进的”杭州永福禅寺的则前法师肯定地告诉我:法师也要种福田,更要慈悲众生……

尽管天气闷热(天气预报说要下雨的,不知为何由雨转晴,阳光灿烂了。难道老天也知道今天是释迦牟尼佛的圣诞日?)汗水已湿透僧衣,但法师们仍以仪态安详的步伐有条不紊地前进。最后在烈日直射的灵隐寺大雄宝殿广场举行慈善祈福法会时,也是个个摄心敛目,法相庄严,向红尘中的众生演示六度中的“持戒”波罗蜜精神。

相关链接一:“托钵行脚”缘起(相关链接根据有关资料整理)

托钵行脚源自2500多年前的印度佛教传统,当时释迦摩尼佛成佛道后,跟随他修行的弟子很多,但是佛陀和他的弟子们始终实践着“日中一食,树下一宿”的生活,所以他们居无定所,到处行脚,乞食度日。而钵是梵语,中文的意思叫“应量器”。就是乞食的时候盛食物用的器皿。当时佛陀为了去除弟子们对金钱财物的贪执,所以规定只许乞食物,以资身命,不许蓄积金银财物。而每次出去托钵乞食,不许过七家。若过七家还乞不到食物,那今天就饿肚子。所以佛门有句话说: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所以说:未得佛道,先结人缘!

至今南传佛教国家(包括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都遵循托钵这种源自于佛教教主释迦牟尼在世时的这一旧制。佛制托钵其本意深广,能令比丘(梵语bhiksu)、比丘尼(梵语bhiksuni)们能破除我相我执。念念不忘修行是自力的功夫。处处不忘与众生广结善缘。修行在人间,成佛在人间。道在生活行住坐卧,生活行住坐卧即是道的真谛。


相关链接二:何谓“托钵行脚”

“钵”的佛教常识 “佛制比丘,三衣一钵”——佛教中,钵是出家僧人必备之物,为比丘十八物之一。钵又称钵盂,梵语PATRA,为钵多罗略称,僧人出门乞食时之食具。其材料、颜色、大小,均有定制,不得随意改变。钵只可盛放食物,不得存放任何其他物品,包括金银宝物等。佛陀用石钵,大众僧用瓦钵,外道则用木钵。钵的传说,佛陀成道后,四大天王各献一石钵,佛陀因四天王同时献供,为视平等,同收四钵,运用神通,合四石钵为一钵,样子大小等同。石钵的分量很重,虽为一个,重量却与四钵相同。这是佛制之乞食法门,日中一食,充饥之法,正意味佛法不离世间觉的写照,修行不得脱离五欲六尘,而面对尘欲以炼心、修心、证心之功,以达心境自在为趣向。

“托”,指出家僧以手持钵,乞求布施。佛陀制定托钵,令出家众不得从事生计营业,亦不可蓄存财富物资,惟以延续色身、长养慧命之故,出家众为资养色身及令众生种福田而乞食,其意义有二:一是自利,为杜绝俗事,方便修道。二是利他,为福利世人,给予众生种福田的机会。乞食为出家僧众清净之正命,乞食时以维持生命为限,心不贪着,故得食时不喜,不得亦不忧,唯以除旧疾,养气力为要。

“行脚”,和尚要“行脚”,即走路,倒是中国佛教的美德。到了近代,由于物质的丰富,这一托钵行脚的制度更是被普通人所遗忘。


相关链接三:如何托钵

佛制比丘,托钵乞食,降伏我慢,福利群生。佛制剃发出家,破身好相,舍弃一切装饰品,穿着袈裟,以行乞养活自己,在乞食中观照自己。遇到乞食的人家,毁、誉、赞、讥,说各种言语的,还有理都不理的。如这家柴门半开,狗叫吠吠;下家大门紧闭,喊了几声佛号,无人应答。再下家……

自佛教传入中国后,因为受中国国情的影响和当时佛教各种情况的影响,所以托钵乞食在中国并没有流行起来。其中有几点原因:

1、当时佛教初来,各种教义奇缺,所以出家人的首要任务是取经、译经。自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乞食。

2、佛教初来,人民对佛教的教义和教规非常陌生,所以不知道要供养出家人,更不知道供养出家人还可以培福报。

3、当时佛教是由皇帝的推崇和支持而发展起来的,所以对皇帝而言,让出家人去乞食,是很没面子的事;再有一个,当时的统治者是最先接触佛教并了解教义的,所以他们知道供养出家人可以培福报,所以他们对出家人优礼有加,自然不会让出家人去乞食过日子了。

以上几点是为什么佛教到中国以后,出家人不遵循佛制托钵行脚的简单原因。